返回百态列表

话剧表演台词独白《原野》金子选段

艾可生艺术・2014-12-15

 金子:
 
你们不用叫!(立刻冷冷地)用不着你们母子喊,我来了。
(两面望望,恨恶地)哼,(冷笑)你们逼我吧,逼我吧!(忽然高声)我做了!我做了,我偷了人!养了汉!我不愿在你们焦家吃这碗厌气饭,我要找死,你们把我怎么样吧?你妈说的,句句对,没冤枉我,我是偷了人,我从进你们家的门,我就没想好好过。你爸爸把我押来做儿媳妇,你妈从我一进门就恨上我,骂我、羞我、糟蹋我,没有把我当人看。我告诉你,大星,你是个没有用的好人。可是,为着你这个妈,我死也不跟这样的好人过,我是偷了人。你待我再好,早晚我也要跟你散。我跟你讲吧,我不喜欢你,你是个“窝囊废”,”受气包”,
你只配叫你妈妈哄。你还不配要金子这样的媳妇。你们打我吧,你们打死我吧!我认了。可是要说到你妈呀。天底下没有比你妈再毒的妇人,再不是人的婆婆,你看她——焦花氏(跑到香案前,掀开红包袱,拿起扎穿钢针的木人)大星,你看!这是她做的事。
你看,她要害死我!想出这么个绝子绝孙的法子来害我。你看,你们看吧!今天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吧!(把木人扔在地上)

 


 
金子人物分析:
 
金子是当时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子,她“野地里生,野地里长”,由于命运的安排竟成了地主家的少奶奶。她性格倔强机灵,大胆泼辣。她深爱着仇虎,但她不幸落入虎口时又能像高超的水手一样驾着人生之舟在暗礁险滩中穿行。
 
当仇虎回来复仇时,她不顾名节,蔑视封建伦理,与仇虎相爱。她与乖戾古怪的婆婆周旋,她不爱大星,但又不得不做大星的妻子。她讨厌大星,因为大星对母亲的孝顺近似于害怕他母亲,而且毫无主见,他就像她母亲的傀儡。焦母是金子的婆婆,由于生理的缺陷(瞎眼)与传统的婆婆对媳妇的偏见,她非常暴戾、古怪。她痛恨金子,从中离间金子与大星,她断定金子就是“狐狸精”,是偷汉子的“妖精”,对金子严加防范。她使出封建宗法社会赋予婆婆的权利和威严,不仅对金子的言行举止进行挑剔,而且还派常五盯金子的梢。金子走路重了她不满,金子走路轻了她说吓着她,她骂金子“走路象鬼一样,一点声音也没有” 。她装神弄鬼,编派金子的不是。
 
她知道金子的心不在大星身上,所以她恨金子,她做了个“小布人”当成金子,在“小布人”身上扎针,妄图用迷信的办法把金子“咒死”。这是一个可恶又可怜的瞎老太婆。而金子呢,她知道婆婆恨她,百般为难她,所以她也知道大星是不可能不要他妈妈的,因为大星就像他妈妈还没“断奶”的孩子,但她也要大星回答,大星按她的要求说只要她,不要妈妈时,金子就像得到了一种虚幻的满足。金子也用一种敌对的态度对待她婆婆,也在内心里偷偷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