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百态列表

《霓虹灯下的哨兵》中春妮独白

艾可生艺术・2014-12-15

春妮:


指导员,我非常难过,不是为自己,是为陈喜。我们俩从两小无猜到参加革命,没有发生过一次口角。我觉得有这样一个好爱人,真是幸福。婚后第三天,我亲自送他参加自己的队伍,听说他立了战功的时候,高兴得我呀挑着担子唱着歌把军粮送往前方,谁想刚刚胜利,刚刚进入大城市,陈喜的思想就起了变化,多大的变化呀!我密针细线给他缝的布袜扔掉了,那绣着一双鸳鸯的针线包,是我作姑娘的时候,背着人偷偷给他缝的,也当着我的面仍掉了!指导员,他是把部队的老传统扔掉了,把老区人民的心意仍掉了,把他自己的荣誉扔掉了!指导员,我多么为他难过,党培养他这么多年,没倒在敌人的枪炮底下,却要倒下花花绿绿的南京路了!我真为他的前途担心!指导员,你一直对他很好,你拉他一把吧······!
 

 

 


台词背景:
春妮是陈喜是三排的排长的爱人,在这霓虹灯闪烁的十里洋场,他的思想、行为变化最大。在阵阵香风的侵袭下,他失去了警惕,甚至被吹得晕头转向。他扔掉了妻子春妮给他细针密线缝制的布袜,换上了花袜。曾经陪伴他走过漫漫长征路的布袜,这时在他眼里除了土气就是寒酸。春妮不远千里来看他,,他却冷眼相迎,不仅以冷言冷语伤人心,还不让春妮上街,唯恐跟不上趟儿的春妮,丢了他的人,甚至粗暴的扯断了春妮正在给他缝袖口的线,扔下他们的定情物——针线包,掉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