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百态列表

《复活》中玛丝洛娃独白

艾可生艺术・2014-12-15

玛丝洛娃:


您说什么?要跟我结婚?哈哈……什么,什么?您要不跟我结婚就对不起上帝?哈哈……上帝!公爵先生!我又从您的嘴里听到上帝了,可那是多么残忍的、吃人的上帝啊!我倒记起那天晚上的事了,您要听吗?


我从您姑妈那里听到了您要从前线回来的消息,我是多么的欢喜,多么的高兴啊!我相信您一定会到我们村子来的。可是您给您姑妈的电报上却说有公事要到彼得堡去。这可把我急坏了。我决心到车站见您一面,我怎么能不见您呢,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我打听到你们的火车是夜里两点到我们这儿的。我等您姑妈睡着了,就换上一双胶鞋,用围巾蒙着头,提起裙子就赶到车站去了。


那是一个好闷人的晚上啊!大颗大颗的秋雨,下一阵又停一阵,路上一两尺远的地方就看不大清楚,树林子里黑得跟炭炉子似的,平常很熟悉的道儿也走迷糊了。等我赶到车站,已经响过第二遍铃了。.我一跑到月台就赶到头等车那边去。


车厢里是雪亮的,桌子上点着手臂粗的蜡烛,天鹅绒的安乐椅上坐着两位军官在打扑克。我一眼就看见了您——那靠着椅背同人家笑着说话的,不就是我日夜思念的人吗!我一看见您,就用冻僵的手敲那窗子。第三遍铃又响了,火车就要开了,我急了,一边用手敲着窗子,一面把脸贴在玻璃上,但是我着的那节车厢也动起来了!我就一面望着车子里面,一面跟着车子走……正在这个时候,我看见您站起来了,并且朝着窗子走来了,我的心扑扑直跳,我以为您该叫我了,谁知道您是过来放窗帘的……

正在这个时候,列车长推开我跳上车了,我还是沿着月台跑……风是那样的厉害,跑,我一滑一滑地跳下台阶在平地上跑……风是那那样的厉害,我头上的围巾快给吹掉了……头等车已经走了,二等车也走了’三等车也很快的过去了……在那风雨中,我拼命地追呀,追呀……一下子跌倒在泥水里,我坐在那里放声大哭……我想:啊!他走了,待会火车来了,我就钻到车子下面去,就什么都结束了……

正在我打着这样的注意的时候,我肚子里的孩子突突地动了起来,我那时候真是好为难啊!死吧,为了这个小东西,我又怎么能死呢?我只好慢慢地站起来,凄凄凉凉地走回去了……哼,不到一个月,我就被你姑母赶出来了。

从那天晚上起,我才认识了你们的上帝:认识了男人!哼!我再也不受上帝的骗了!也不再受你们的骗了!十年前。我做了你快乐的牺牲品,如今,你又想用我来拯救你的灵魂吗?哈哈……公爵老爷!现在,我是一个女犯人了,您用不着到这种地方来,请回去吧!……走开!我讨厌你,讨厌你的脸你的样子,你的眼泪,什么都是假的,我恨!我恨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死!……(哀怨地哭泣)
 

 

 

 

 


台词背景:
玛丝洛娃是列夫*托尔斯泰的名著《复活》中的女主人公。她原本是个善良、淳朴、天真无邪的少女,自从被聂赫留朵夫蹂躏和抛弃后,流落为妓女,又不幸被诬告为毒害人的凶手,陷于冤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