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百态列表

《第一滴血》中兰博独白

艾可生艺术・2014-12-15

上校:兰博,战争结束了!


兰博:不!战争没有结束!没有,你不能结束它!不是我要打的,是你们要我打的,我千方百计的想打赢,可你们却不让我打赢,所以我回来了,可是那帮混蛋他们堵在机场朝我抗议,骂我屠杀婴儿,什么脏活都有,他们凭什么抗议啊?凭什么?我们在那边受了多少苦,他们都知道吗?在那边我们可以开飞机开坦克。可是现在,现在我连个像样的活都找不着!……还记得帕尼吗?那个黑头发的,有一次一个越南的孩子拖着一个擦鞋的箱子,他问:你们擦不擦鞋,擦不擦鞋!他老是问个没完,帕尼就擦了,可是谁知道,谁知道那个箱子里面有炸弹,把帕尼炸得血肉横飞,他的血溅了我一身,我擦呀!可是怎么也擦不干净.帕尼躺在我怀里对我说:兰博,我要回国,我要开我那赛车!可是他的腿没有了,他的腿被炸飞了!……这些我对谁去说,对谁说,谁能理解我,谁能理解我……
 

 

 

 

台词背景:


人物形象: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中包含了主人公坚韧不屈的精神
当他救出一个战俘,等待直生机的救援的时候;当他孤独的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的时候;当他转身的那一个瞬间。这一切都重重的打击了这个男人的心灵。
面对国家的背叛;面对敌人的电击;面对刚刚得到却立即失去的真爱。这个男人在无声的哭泣。
他只能孤独的作战;只能独自承受一切。着也许就是他的宿命。
当我们看到那个手中那着枪却被他的气势吓跑的时候,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了一种死神的气息。他将自己的仇恨与愤怒都发泄在敌人的身上。因为他只能这样,他无法背叛自己的国家,即使那个自称民主的国家背叛了他。  
从第一部到第二部他冷静了、更成熟了。因为他意识到面对那样的环境,即使是他也无能为力,只有顺从次是活下去的准则。这是一种无奈的选择,面对那样的环境,他低头了!
从“赢得战争,生存下去”这种纯粹的想法到“我们的国家能够像我们爱她一样的爱我们,这就是我想要的。”看着那个男人强壮的背影,与社会对比,真的很渺小。那种悲凉的感觉我终于从他的背影上得到了诠释。一次一次的受伤并没有把这个男人打倒,相信这个世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他打倒。即使哭泣了,但在短暂的哭泣后是更加顽强的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