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百态列表

基本的训练方法与对表演的思考

铃木忠志・2014-12-15


 

一:没有观点就没有表演

 

表演是一种表现行为,表现的是在考察了人们的行为和关系以后,获得的一种观点。我们可以视表演为一种游戏。

 

这个游戏在视觉上通过身体,在听觉上通过语言,来吸引我们的注意。这个游戏的历史可以追朔到2,500年前的古希腊。这个游戏的规则因着地理、历史和文化的不同而有所差异。但是,人们玩这个游戏并不单是为了消遣和娱乐。通过这个游戏人们在检讨,在维持社会生活的制度和群体里,人们是如何生活的。在这个游戏的背后,(演员)有一种愿望,想要引导他人重新认识作为个人、作为群体的自己。演员遵循某一套规则,以身体和声音来驾驭文本上的文字,来引导其他人的注意,来完成个人,或者群体的愿望。当这种行为把对文本文字的某种观点,成功传达给许多人时,我们称之为表演。我们可以说表演的前提是必须要有“他人”存在。和“他人”沟通的欲求越强,演员的表演意识就越强。表演的起源可以追朔到强调“共同性”的宗教仪式,但其发展成为一种独立的、有意识的艺术形式,则是因为有信仰不同者的存在。古希腊剧场和日本能剧,由宗教仪式发展成为戏剧的过程,就是这种演变的很好例子。这个过程类似于一个小孩的成长过程:小孩长大了,离开家里,独立成人,通过经历各种相互矛盾的社会制度和价值体系,而产生更深刻的自我意识。表演源自一种深度意识;这种意识审视我们如何、为何与某个个人/某个团体,产生某种关系

 

 

二:没有观众就没法开始表演

 

要进入以身体、声音展现自己的意识状态,前提是必须要有自己以外的“他人“,在现场看、听所发生的一切。演员虽然不一定能看见自己,或是坐在自己前面的人,但是演员能感受到这些在看他们的身体、在听他们的语言的人、动物或神明。演员一旦意识到自己以外的空间有”他人“存在,就会产生一种欲望,尝试要通过身体、通过语言,来传达自己的观点。当这种通过身体来传达自己观点、通过语言来传达自己观点的尝试累积,并且具体化成一种行动方式时,这就是表演。“他人”的存在,对表演是不可欠缺的。在今天的社会里,这个“他人”称之为观众。

 

 

三:对看不见的身体有意识是表演的必要条件

 

人要继续活着,首先,身体要能正常运作。婴孩可以在没有太多身体自我意识的情况生存,但是他必须要依赖如父母、医生等其他人的帮助。婴儿的心脏能自己跳动,但是他必须依靠其他人给他食物。想要能自己独立,婴孩就必须要学会控制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的身体功能。当中最重要的三项功能是:1)制造能量、2)调节呼吸、和3)支配重心。这三项中的要素 – 能量、氧气、重心 – 都不是我们的肉眼能看见的,所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就没有受到重视。但是,其中任何一项发生问题,都会对我们在现代社会中的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有很大的影响。这三项功能其实是相互关系的。要生产更多的能量,身体就需要更多的氧气,也就会因此而加强呼吸。当我们加强呼吸的时候,身体重心的平衡能力就会下降。我们可以通过训练来个别强化这三个功能,以及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我们越能提高身体制造能量、吸收氧气、保持平衡的能力,我们的身体就会有越大的行动范围和越多样化的可能性,我们的生命力也会更强。舞台上的表演也是相同的道理。通过特殊的训练来加强这三种身体功能,能够让身体更敏捷、更有能量,让声音更有宽度和力度,让自己对“他人“的的意识和引导能力更强。这种训练能加强演员在传达自己的观点时的能量。加强对这三种重要的、相互关联的、肉眼看不见的身体功能的训练,是表演的基本。